第九百零六章 苦肉计不好用
书名:婚情告急:战少撩妻有一手 作者:吾吱吱 本章字数:240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05:50:37

第九百零六章 苦肉计不好用

研究所里,宁初正在做第三次检测。

许璐低头翻着检查结果,眉头高高的皱在一起。

“怎么了,师姐,还是不好吗?”宁初有些担心的问。

许璐深呼一口气,摇摇头,“也不是不好,这段时间用的药也有一些效果,但进度太缓慢了,和我们所剩的时间有冲突。”

有冲突……

许璐这话说的还算隐晦,但宁初也是学医的,她知道和时间赛跑有多难。

一般涉及到这个问题,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
“没关系的。”良久,她终于扯了扯嘴角,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女人说。

“如果老天真的让这种事情,发生在我身上,那就证明我和他没有缘分,我知道你尽力了,我们都很努力。”

许璐也知道这个结果很残忍,但看到她这样,还是忍不住安慰。

“你别着急,小师妹,我已经安排人去找,国外最顶尖的妇科专家了,大师兄也在托人,只要还有时间,我们就一定会想办法,替你保住这个孩子的。”

宁初淡淡的笑着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这种,大起大落的变化,这段时间不停的扎针吃药检测。

不止肚子里的小宝宝煎熬,她也挺得很辛苦。

这或许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,她没有把小宝宝照顾好,小宝宝要放弃她,去找新的妈妈了。

“走吧,我送你出去,这段期间你一定要注意休息,保持心情愉悦。”

“我听说你这次去公海,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还和宁霜打了一架,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做了,你情绪不稳,小宝宝是能感受到的,你不开心她自然也会闹脾气。”

出去的路上,许璐一直不停的在对她说教。

宁初只是点头应着,知道大师姐是为了她好,她也不反驳。

两人一路聊着天,来到露天停车场,正打算过去,就看到宁初的粉色宝马旁边,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。

许璐惊讶不已,“战西沉?他怎么在这里!不对,你不是说你和他已经说清楚了吗?他还来找你干嘛?”

宁初不说话,目光紧紧的盯着站在那里的男人。

她也以为,她亲口说出那些话以后,战西沉就不会再纠缠她了。

但是没想到,他竟然还是不死心。

今天的战西沉,依旧一身笔挺矜贵的墨色西装,擦得锃亮的手工皮鞋,凌厉的短发一丝不苟。

虽然在她的印象里,这个男人一向都是优雅绅士的,但是今天的他,好像有些不一样。

好像特意打扮过一样,连领带都系得完美无瑕。

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,还停着一辆宾利,季枭寒和池少勋就在那里等着他。

宁初收回目光,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。

“别管他,我们走。”宁初拉着许璐就往一边走。

看到她过来,那人嘴角立马扬起浅浅的笑。

那一脸幸福的模样,就好像恩爱中的老公,在等小妻子下班。

宁初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皱了皱眉,就当做没看到一样,绕开他,准备从另一个方向上车。

没想到手刚碰到门把,就被他一把抓住。

“姓战的!你干什么!”许璐一把将他推开,把宁初护在身后,“我警告你啊,别再碰我小师妹!”

战西沉来不及管她,深邃的眸光看着她身后的宁初,柔声说道。

“宁初,海岛上发生的事情,我都想起来了,我知道我没有脸见你,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。”

早就猜到会是这些台词,宁初已经听到不耐烦了。

她不想再多待一秒,拉开车门就要上车。

没想到手臂又被他抓住。

“宁初,你不要走,你听我说。”

宁初没好气的推开他,“该说的,那天我就已经和你说清楚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“不,我还有话说,你先听,听完了再走。”他又想来抓她的手臂,但是有许璐拦着,他只抓到了一个衣角。

他紧紧的抓着,就像一个被家长训斥的小朋友,眼神里充满了小心翼翼和乞求。

刚才站的远了,她还不发现,现在近距离看才看清,只是一夜不见,他好像就又憔悴了好多。

本来就瘦了一些,深邃的眼窝现在显得更加凌厉,那张英俊的脸,也不知道是元气没有恢复,还是怎么的,苍白得不像个正常人。

以前那么雷厉风行的一个人,现在看起来,却也觉得不是那么无懈可击了。

宁初眸光颤了颤,看着他那张瘦削的脸,还有布满血丝的眼睛,她突然别开脸,不想看到他的表情。

许璐一看她的态度,认定她是太烦眼前这个男人了,对着战西沉就是一顿大骂。

“战西沉,你还要不要点脸,动不动就摆出这副要死要活的模样,以为把自己饿瘦几斤,折磨得憔悴一点就行了吗?”

“告诉你!苦肉计在我小师妹这里不好用,你就是把自己弄的再惨,她还是不会多看你一眼的,赶紧给我滚!”

战西沉眼睛不自觉的眨了眨,他突然觉得有点害怕,是不是宁初也这么误会他了?

“宁初,我没有用苦肉计,我可能只是没有休息好,我……我是专门清理过才来的,我知道你喜欢干净利落的男生,我……”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抱歉,让你看到这么邋遢的我,我不是故意的,你不要生气,下次……”

“好了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宁初皱着眉打断他,“你到底要说什么,说完了赶快走。”

战西沉一喜,赶紧上前一步,“宝贝,我知道你不会轻易原谅我,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,只要不离开我。”

“我会好好补偿你的,用我的余生去赎罪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?”

“你之前不是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,戒指……你答应永远不会摘下来的戒指,我……”

“戒指已经丢了!”宁初突然失控似的,大声吼道,“这就意味着,我们的这段感情已经走到了尽头,永远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。”

“连戒指都不想给你机会,战西沉,你还在坚持什么?”

战西沉静静的看了她两秒,看着她眼底厌恶,心尖狠狠的疼了一下。

不过,他还是当作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的,淡淡的笑着,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绒线盒子,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,举到她面前。

“宝贝,我找到了,戒指没有丢……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